專利就像一條河流:從流動性資源的畫界看財產的符號結構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peer-review

Abstract

流動性資源的畫定界線,在財產法裡一向是個困難的問題。水權的畫定方法,與專利權的權利範圍畫定方法,二者具有某些重合之處。這些重合之處,顯示對於對象的界定方法,並非財產法或智慧財產權法所獨創,而可能是人類思維的普遍模式之一。
在美國的法律唯實主義,財產被當作一束權利。但一束權利的看法,忽視「物」的存在,並且也忽視記號對於界定財產的作用。美國學者 Carol Rose論述「眼見」對於財產法的重要性;Henry E. Smith 則提議恢復「物」在財產法中的地位,提出財產是「模組物的法律」。Hansmann 與 Kraakman 則提醒規約(convention)對權利範圍界定的作用。財產權理論呈現出三個元素的互動:權利、物、與記號。符號學提出的符號行動(semiosis),適合作為串連這三個元素的架構。在符號學中,皮爾士的三元結構比較適合說明財產關係。
從符號行動理解,在一般財產權,財產是資源(物)、輪廓(邊界)、與權利之間的符號關係;在專利權,則是發明、專利、與專利權利範圍之間的符號關係。專利權的權利範圍界定方法,運用意義的判準模式與成規主義,這原則上是形式性的語意操,但在發生權利範圍與權利的對象不一致時,則必須回到脈絡的實質,也就是均等論與逆均等論。本文最後為上述現象提出法實證主義的解釋。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(Traditional)
Pages (from-to)63-124
Number of pages62
Journal台大法學論叢
Volume47
Issue number1
DOIs
StatePublished - Mar 2018

Cite this